网站首页 英雄煮酒 杏花文化 杏花美酒 杏花企业 汾州特产 杏花旅游 杏花考古 联系我们

您现在的位置:杏花村文化 历史传说  地方文化  汾酒文化  杏花人物  名人书画  杏花文章  名家侃酒
 
杏花村行家侃酒

业界专家解读“国酒茅台”注册
对酒当歌 —评古代十大酒兴诗人
神堂村的变迁
“义泉泳”的老东家王澐和他的儿孙们
李顾:探寻汾老大荣誉的背后
著名经济学家艾丰:汾酒 王者归来
软实力 才是硬道理
战在今天  赢在未来
食品饮料行业亟需进行高端积累
白酒新文化运动时代到来了?(二)
白酒新文化运动时代到来了?(一)
白酒营销之“天山七剑”
中国古代的十大宫廷贡酒(2)
中国古代的十大宫廷贡酒(1)
长期饮用维C饮料会致尿结石?
酒瓶应从高雅回归到包装本身
汾酒打响涨价第一枪 中档白酒或跟涨
品酒论道之酒与文学

>>> 更多>>>

杏花村故事

>>> 更多 >>>

>>> >更多 >>>

子夏风光——神堂村的变迁

山西杏花村  2011年12月14日 作者:张琰光


子夏山下

    神堂村就在子夏山的脚下,被一条季节河分为西坡和东坡。我的姑姑和舅舅是那个村的,小时候我经常去.

    村里的房子依山而建,点缀在"元宝山"的东坡上,是那样地富有层次感.每当清晨,安静的村庄总会传来几声鸡鸣和狗吠,这时每家每户的房顶,就会冒出袅袅炊烟.初升的太阳把全村抹上一层金色,显得亮亮堂堂的,象一幅美丽的油画.村口有一棵千年古槐,浓密的树冠可荫100多平方米的地方.夏天的时候,站在树下几乎看不到太阳,我舅就住在槐树边的院子里.在大槐树的西北角,有一个100多平方米的水池子,池子的周围被一圈高大的柳树围着.山泉水通过水渠源源不断地流来,水满了,泉水就会顺着一个出口流走.所以池子里的水总是满满的、清清的.最早出来的是挑水的人们,他们站在池子边聊着天,直到又有人要提水时,才把水桶放在池子里舀满水,悠悠地挑着去了.

    大槐树的东面,是一条一年四季长流水的水渠.清鳞鳞的水缓缓流去,不舍昼夜,即使是炎热的三伏天,把手伸到水里,也会感到冰凉冰凉的.好天气时,水渠边的青石板上就有好多的妇女,有的洗菜,有的洗衣服.朗朗的说笑声和嘻戏打闹声不时传来.紧靠着水渠直到河边,是梯田般的果园,一直从村口延伸到村子后的山下边.果园里有葡萄、桃子、苹果、梨,还有玉黄、李子等等,由于有充足的水浇灌,果树长得格外地茂盛,结下的果实也格外地水灵.钻到果树底下,脚下尽是嫩绿的小草和往年的落叶,踩上去软软的.一阵清风吹来,满鼻子都是果实的香味.那一年夏天,我和四哥终于经受不住水果的诱惑,钻进果园里去偷吃,被当生产队治安主任的舅舅逮个正着.
神堂村西坡去往东坡的道路一共有三条.从大槐树向东,有一条通往东坡的大道.大道穿过布满鹅卵石的河床,和架着圆木铺就的小桥,一直伸向另一半村庄.河床上有一条曲曲弯弯的小溪,终年流水不止.小溪边长着些什么不知名的水草,水草里有好多的蝌蚪和青蛙.每当夜幕降临,青蛙就会"嘎嘎"地叫起,声音传出很远很远.另外两条是小路,只有踩着溪水里突起的石头,才可到河的那一边.我小的时候,夏天在这里戏水,冬天在这里滑冰.美好的回忆犹如昨天.

    神堂村靠着丰富的水源,在河的两岸有好多的水浇地.不管是种粮还是种菜,都有丰厚的回报.水浇不到的坡地,又栽满了各不相同的枣树.春天枣花盛开,满山芬芳.秋天红枣成熟,棵棵珠玉.当地人过着有粮有菜有果的美好生活.每当人们休息时,总要聚在大槐树下,聊天、吃饭、谈年景、说收获.甚至有人中午端来的饭碗,晚饭时婆姨才把饭碗端回去,再把晚饭送出来.这里的人们全然“不知有汉,无论魏晋”。

    神堂村背依子夏,面临溪水,有山有水,风景秀丽.冬天风被大山挡住,不觉寒冷.夏天时雨水充沛,清风徐来,不知炎热.当地的村民淳朴善良,生活四平八稳不紧不慢.在我的印象中是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.

    神堂村的变迁是从1969年开始的,那一年的冬天来了修飞机场的873部队.他们的到来打破了这个山村的宁静.来来往往的汽车,雪白雪白的白面大米,喷喷香的猪肉炖粉条,穿着时髦的家属,钢筋水泥的楼房,声情并茂的电影.一下子让这个小村庄的人惊呆了:"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啊,我们什么时候能象他们一样啊".神堂村的人开始关注自己的命运了,他们要象他们一样地活着.
  先是给部队打零活,赚一些零用钱.后来便卖菜、喂猪、做粉条等,再到后来就知道了靠山吃山的道理.村子后面的"元宝山"有用不完的石头.也许那个"元宝山"就是上苍留给神堂村的财富,我们干嘛枕着元宝要饭吃呢?于是乎买来了炸药雷管,架起了粉碎设备,挖下了烧灰的窑炉.这个村庄的命运从此改变.

    三十多年过去了,他们腰包越来越鼓了.好多人家在文水县城置下了房产,好多人的孩子即使考不上学校,花钱也要送出去上学,好多人买下了小轿车,每天奔跑在埋住半个轮子的浮土里.前几天我见了我姑姑家的表妹,他们村的几十户人家,还自费去什么云南旅了一次游.至于手机呀爱母屁三呀大屏幕背投呀,那就更普遍了,只要现在社会上有的,他们那里应有尽有.他们村现在有不下200架的粉碎机,有不下100台的装载机,有不下500辆的大卡车,有不下200座石灰窑.周围贫苦点的村里的农民,几乎都成了他们劳动力.神堂村在周围的村庄中算是最富裕的村庄了.我不想拿我的笔墨描绘他们的富裕了,还是让我给大家描绘描绘现在的神堂村吧!

    “元宝山”基本炸没了.东西十多里的山上,和他们所拥有的沟沟岔岔,凡是能修通路上去车的地方,现在都是石料场.一天24小时几乎都能不时地听到看到隆隆的炸山炮声和腾起的朵朵"蘑菇云".果园里的树木,水渠旁的杨柳,坡上的枣树,早已不知道何年死去,僵僵地立着,象风中哭号的老者.只有那棵高大的老槐树,可能是因为根深蒂固,还勉强活着.在他们的周围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石灰窑,浓浓的黄烟冲天而上,象是打仗中的淮海战场.原先的果园不是成了运输石料的道路,就是成了粉碎石料的场地.道路上的浮土可以把小车的半个轮子埋掉,一辆大卡车驶过,马上就会有几十米的狼烟腾起.水早就没了,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吃什么地方的水.连水库去年都见了底儿了.清晨,初升的太阳照耀着掩映在蔼蔼黄烟和灰尘的村庄,听不到鸡鸣沟吠,看不到升起的袅袅炊烟.他们早已被隆隆的炸山炮声和腾起的朵朵"蘑菇云"吞没了.傍晚,随着气温的下降,飘浮在天空的灰尘再一次把这个村庄包裹起来,象一处朦朦胧胧的仙境.

    我总感觉三十年神堂村的变化,更象是中国三十年的变化.或许就是一幅缩影!经济发展了,环境恶化了.生活改善了,人心污染了.和发展相比,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.是贫困造就了人们急功近利的行为,是无知促成了肆无忌惮的破坏.我一直有这样一个命题:《经济的发展难道非要付出环境恶化和人心堕落的代价吗?》无锡蓝藻事件就是最好的例证.那么,中国的这道题,谁去解呢?

(本文来源于张琰光博客)

    
 
杏花村美景
 
sxxhc.cn©版权所有  关于杏花村  免责条例  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