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英雄煮酒 杏花文化 杏花美酒 杏花企业 汾州特产 杏花旅游 杏花考古 联系我们

您现在的位置:杏花村文化 历史传说  地方文化  汾酒文化  杏花人物  名人书画  杏花文章  名家侃酒
 
杏花村行家侃酒

业界专家解读“国酒茅台”注册
对酒当歌 —评古代十大酒兴诗人
神堂村的变迁
“义泉泳”的老东家王澐和他的儿孙们
李顾:探寻汾老大荣誉的背后
著名经济学家艾丰:汾酒 王者归来
软实力 才是硬道理
战在今天  赢在未来
食品饮料行业亟需进行高端积累
白酒新文化运动时代到来了?(二)
白酒新文化运动时代到来了?(一)
白酒营销之“天山七剑”
中国古代的十大宫廷贡酒(2)
中国古代的十大宫廷贡酒(1)
长期饮用维C饮料会致尿结石?
酒瓶应从高雅回归到包装本身
汾酒打响涨价第一枪 中档白酒或跟涨
品酒论道之酒与文学

>>> 更多>>>

杏花村故事

>>> 更多 >>>

>>> >更多 >>>

子夏山旧履

山西杏花村  作者:鲁天龙  收录:2010年12月18日


  子夏山位于山西省汾阳境内。

  车出汾阳城,经杏花村,向北眺望,一脉远山如黛,其势嵯峨,名曰“子夏”。

  相传春秋末、战国初,孔圣人弟子卜子厦设教西河,遗有石室,子夏山由此得名。至明代,风水学盛行,民间勘舆代有传人,至今民间丧葬习俗仍有“头枕子厦山、脚蹬抱腹岩?穴绵山?雪”的说法。还有人观此山形脉,宛似雁阵飞掠,遂有“石雁照汾州,清官不到头”的民谚传世。

  与国内其他名山大川相比,子夏山没有嶙峋险峻,也没有陡峭峻拔,而是显得庄重沉稳,舒缓亲切。子夏山下,经过一段缓坡,就是因汾洒竹叶青而闻名遐迩的杏花村。

  40年前,我从北京到农村插队,落户在杏花村的一个小村庄。在艰苦劳动的闲暇中,在迷茫苦闷时,我常常眺望着子夏山,像在欣赏一幅壮观的美术作品:蓝天下白云环绕在绿色的山间,阳光透过雾气使青山时而清晰,时而迷离,展现着迷人的魅力。它的雄伟开阔给人平静与安详,它的壮美气韵给人注入灵气与力量。

  杏花村风水好,好就好在子夏山。按勘舆学的说法,居住宜选北面有山,南面有水的地方。山最好是青山,舒缓的山。子夏山正是这样的“好”山。从山脚下到杏花村的主要村落,有着十几里地的缓坡,形成了山的平稳舒展。它在村庄的北面挡住了寒风,成为杏花村的靠山屏障。

  我当年插队的村庄现称杏花村镇永安村,位于杏花村迤东,子夏山脚下,是一座和杏花村并列在太(原)汾(阳)公路北侧的小村庄。随着人口的增加和农村宅基地的扩展,永安村现在已经和杏花村连为一片了。

  村名“永安”,可当地老百姓似乎坚决不承认这个名称,方圆百里均称其为“郭栅”。从800年前修庙的纪念石碑上,可以看到捐赠名单上首列郭栅村,说明这个村名已远不止800年历史了。其实,郭栅镇的历史可上溯到唐朝。唐代日本天台宗僧人圆仁?穴公元793-864年?雪路过汾州的日记中写道:“西南行廿五里,到文水县李家断中,是义圆头陀亲门徒,饭食如法。斋后,行四十里,到郭栅村,入村寺宿”。这是迄今所见郭栅村的最早记载。宋代,郭栅村发展为郭栅镇,据《金史》记载:“汾州西河有镇一,郭栅”。可知,郭栅镇早在宋金时期,就已是太原汾阳之间的交通要冲,成为往来游人的投宿之所。

  至于“郭栅”之得名,多半与唐代著名的军事家郭子仪有关。此地北望子夏山,南界西河水,是一块风水宝地,历史上,这里是郭氏家族的聚居地,郭子仪祖籍也正是山西汾阳。郭子仪的封号全称就是“代国公汾阳郡王”,《汾州府志》也有“汾州是郭子仪食邑”的记载。所以,“郭栅”之名源于郭子仪,这个说法似无谬悖。

  由于地处太汾古道、金锁关古道的十字路口,郭栅自古为屯兵之所。西晋永安年间,这里还曾发生过有名的永安兵变。北宋靖康年间,宋金军队在此对垒,爆发了著名的郭栅大战,战争惨烈,宋军败北,“老幼渡河南奔者钜万计,诸州县井邑皆空,兵溃散不复入汾州”。可能就是因为历史上永安兵变很有名,清朝初年,统治者将村庄更名为永安村,还立碑为证(此碑现立于村头)。老百姓不知是传统习惯难改,像英国人一样珍爱老名称,还是出于抵触情绪,总之是三百余年不改口,仍称其为郭栅。

  子夏山富有灵气,它的清泉水滋润着杏花村,给杏花村人以聪明才智,世世代代享受着美好的田园生活。人们都知道靠子夏山的灵气与甘泉酿制而成的汾酒竹叶青,知道牧童遥指的杏花村,对子夏山却知之不多。

  插队时,我曾偶遇一次去三道川的公差,去那里要翻越子夏山,这座让我心驰神往的灵山。

  在郭栅村北面不远处,在我去子夏山游历的途中,有一座称为太符观的道教宫观。太符观何时所建,已无从考证,但从石牌上可以看到重修就已经800年了。太符观现在虽然规模大大减小,主庙仍保存完好。想当年一定是香火旺盛,四面八方祀神者络驿不绝。

  据说,在抗日战争时期,华国锋打游击时,被日本人追杀,匆忙中躲入太符观神像之后,日本人冲进去,反复查找,硬是没找到。汾阳百姓在华国锋同志成为国家领导人后,盛传当年华国锋在此躲过一劫,完全是神明护佑。

  郭栅村位于太符观与太汾公路之间,据说以前村里主街四处均建有牌楼,还有唱戏的戏楼。我们插队时,这些古建遗迹还依稀可见。

  游子夏山,从郭栅出发,途径那古老的道教宫观,再走一段上坡路就到子夏山山脚下。子夏山山势舒缓,多年形成的山路很好走,我和同行的郭栅村村民狗宝很快就爬上顶峰。

  所谓顶峰,是指翻山途径的最高处,其实也就是比半山腰略高处,离山的最高点,还有一段距离,走山路到这里就可以翻山了。

  同行村民狗宝正值壮年,此人性子急,却不爱讲话,我跟着他一路疾步如飞,都没来得及喘口气,直到爬上了顶峰,这家伙才说了句“歇歇儿吧”。

  这时,我才有机会转身回头望去:一望无际的晋中平原尽收眼底。薄薄的雾气笼罩着绿色的大地,开阔而安详。远处杏花村散落的村庄依稀可辩。村庄上轻轻飘着袅袅炊烟,好一派生机盎然的秀美河山。

  我正痴迷眺望时,狗宝凑过来,指着东侧不远处一个直径与高度均不足一米、埋在山坡上的旧石桩,告诉我那是古时候拴船用的石墩子。拴船?在这里拴船?我惊讶不已,瞠目结舌地听狗宝继续讲述:这下面曾经是个大湖,称为晋阳湖。相传古代大禹治水时,为了造出一片可以从事农业种植的平原,造福子孙后代,在山西灵石县境内开凿出一个缺口,将湖水倾流出去,形成今日的晋中平原。山西民间一直流传一句老话:“打开灵石口,控出晋阳湖”。

  我真让狗宝说傻了。看看那石桩,那肯定是人造的呀,狗宝说的要不是真的,谁又会吃饱了撑的在那陡峭的山坡上建石桩,还要埋进地里去呢?

  再看看这辽阔的平川,我脑海中顿时呈现出一片美丽清澈的湖水。一望无际烟波浩瀚的湖水,水天相连、荷花映日、渔舟唱晚,这幻觉中的美景良久挥之不去。古代的先人们,就是在这里驾着原始的舟楫,在这美丽的山水间繁衍生息。

  “打开灵石口”,让这么一大片湖水倾泻而出,造出千里肥田沃土。这该是何等浩大的工程啊。

  见我无语凝望,狗宝又着我来到山路旁绿树繁茂的山崖一侧,那里竟然有个石头砌的拱形小洞,进深很浅,洞口的上方有一尊石刻神像,端座在神龛中,洞的下面是一小池清泉水,水量不大,也就是两三担水的样子。

  来到洞口,一阵清凉湿润的清风拂面而来,令人神清气爽。清澈的山泉水,点点滴滴从石头缝中缓缓流进清水池。

  狗宝告诉我:这池子是个神池,你看这水,用完了,泉水就流,不用了,池子水一满,就不流了。这是神水,喝完了再洗把脸,壮身啊,长寿啊。

  我拿出自带的几个玉米面窝头,就着清凉甘甜的神泉水吃了起来。望着那古代石船桩的遗迹,想象着祖先大禹治水的英雄壮举,再举目四眺,俯瞰中华民族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大平原,真的仿佛在跨越时空,飞到了非现实的神话中。

  “该走了”,狗宝一声吆喝,我们开始继续前行。

  没走出多远,来到一片整齐的小松树林。狗宝停下来告诉我,抗日时期,这里多次发生过激烈战斗。这些树是老百姓为了纪念牺牲的八路军战士而栽,有多少棵树,就有多少个先烈。

  插队期间,我们对抗日战争有了更多的感受和了解。当年,日本人虽然占领了山西,但也不过是日本军队盘踞在县城和县城之外的几个据点而已。子夏山养育的人民在共产党和八路军的领导下,没有感觉自己是亡国奴,而是建立了自己的组织和政权,顽强抗击民族敌人,就在这子夏山下,有多少英雄啊:刘胡兰、华国锋、蒋三、杏花村的游击英雄九子,到郭栅村发动群众抗日的李木匠……等等。

  山西的子夏山像母亲一样呵护自己的子弟,子夏山后是八路军的根据地,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就是从这里,从子夏山冲出去,进击武器优良的敌人。多少次,日本鬼子企图进袭八路军的根据地,就在这里,在这小松树林旁,八路军与日本鬼子激战。为了保卫抗日根据地,子夏山优秀的儿女壮烈牺牲,长眠在这里。

  望着这片小松树林,我心中油然升起一种沉重而崇敬的心情。在北京,我们从小看到的是战争中的幸存者,享受着人民拥戴的胜利者;在这里,我看到了战争中默默无闻献出自己宝贵生命的牺牲者,他们静静的长眠在母亲子夏山的怀抱。子夏山像呵护自己受伤孩子的母亲一样,收留着他们。

  我对子夏山满怀崇敬。我游历子夏山时,抗日战争结束不过20余年。现在,那些小松树一定已成为参天大树。我想,子夏山的子民们,应该像保护祖先一样,保护这些树,为这些无名英雄树碑立传,供子孙后代瞻仰。

  翻过子夏山,来到三道川,办完公事,精明的狗宝趁机走亲戚去了,我一个人返回。

  返回途中,在树林里,我迷了路。但是我始终盯准了子夏山主峰。看见它,就像看到救星,心中不再恐惧,有了前进的方向。

  峰回路转,终于,我回到了子夏山顶峰,路过小松树林时,我郑重的向先烈们鞠了三个躬;路过神泉水时,又饱饮了一顿;我再次眺望那古老船桩,再次眺望了晋中平原大地。心里想,今后我还要再次游历子夏山,再次寻找祖先的足迹,寻找子夏山所赋予的灵气与力量。

  几十年过去了,当时情景至今历历在目。喝过子夏山上神泉水的我,于今身处繁华的现代都市,每每梦魂牵绕,不知那古老船桩,那神泉神龛神像是否还在?在漠视历史文化与祖先的年代,汾阳人民把古老县城的完美城墙都拆除了。会不会也使这没经过注册的小小文物荡然无存了呢?

  遗憾的是,时光荏苒,近40年了,再游子夏山的愿望仍未实现。只能奉上这篇记忆当年旧履的小文,以资纪念。

    
 
杏花村美景
 
sxxhc.cn©版权所有  关于杏花村  免责条例  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