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英雄煮酒 杏花文化 杏花美酒 杏花企业 汾州特产 杏花旅游 杏花考古 联系我们

您的位置是:杏花村文化 历史传说  地方文化  汾酒文化  杏花人物  名人书画  杏花文章  名家侃酒
 
杏花村行家侃酒

晚唐汾阳诗人薛能
业界专家解读“国酒茅台”注册

对酒当歌 —评古代十大酒兴诗人
神堂村的变迁
“义泉泳”的老东家王澐和他的儿孙们
李顾:探寻汾老大荣誉的背后
著名经济学家艾丰:汾酒 王者归来
软实力 才是硬道理
战在今天  赢在未来
食品饮料行业亟需进行高端积累
白酒新文化运动时代到来了?(二)
白酒新文化运动时代到来了?(一)
白酒营销之“天山七剑”
中国古代的十大宫廷贡酒(2)
中国古代的十大宫廷贡酒(1)
长期饮用维C饮料会致尿结石?
酒瓶应从高雅回归到包装本身
汾酒打响涨价第一枪 中档白酒或跟涨
品酒论道之酒与文学

>>> 更多>>>

杏花村故事

>>> 更多 >>>

>>> >更多 >>>

《并州道中》赏析

作者:宁可  2008.10.14


 

    我们都知道杜牧有一首脍炙人口传唱不绝的《清明》作,并且这首原本没有半点偏颇立意的《清明》却引发了众多 “杏花村” 的争执。其实,“杏花村”在那里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“杏花村”的酒——因为根据原作的精神,是“酒(或酒家)”让“杏花村”出了名,而不是“杏花村”让“酒”出了名。

    这里要说的是杜牧的另一首与杏花村酒有关的诗作《并州道中》。是一首五律:

并 州 道 中

杜 牧

行役我方倦,苦吟谁复闻?
戍楼春带雪,边角暮吹云。
极目无人迹,回头送雁群。
如何遣公子?高卧醉醺醺。

 

    据载杜牧也很嗜酒,他也有很多关于酒的诗作。虽然他不如李白那样把创作与饮酒紧紧连在一起,但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一个诗人能离得开酒。杜牧生活在晚唐时期,除了官场的堕落之外,让他难以接受的是整个时代的落寞颓废。社会本质的滑坡与文人爱国(或忠君)的率性(或曰“迂腐”)成为此时最大的矛盾摆在杜牧面前,但杜牧绝对不一定知道其中的规律,他是被蒙在历史的局限性里面。流离失所又不得其中原委的杜牧,那酒自然应该是他的朋友了。

    “行役我方倦,苦吟谁复闻。” 看来杜牧确实是遇到了麻烦。又是“行役”“方倦”,又是“苦吟”而无人“闻”,有点像是白居易做了江州司马的样子。从后面的“戍楼”和“边角”可以看出,诗人正征战在“并州道”的途中。是某种情思触动了杜牧,让这个身着戎装的战士(或将军)感到困惑,还是原本多愁善感的文人雅士现在才感觉走错了方向,这些我们都没必要细究。但“极目无人迹,回头送雁群”告诉我们:这位战士确是感到了前途渺茫,感到了家信杳杳。正是这一点,让杜牧愁思不绝!“极目无人迹,回头送雁群。”被困在征战途中的战士,没有了前进的方向,只能“回头”眺望远离的家乡并寄以沉沉的思念。

    前三联重在讲述自己的遭遇,尾联才是诗歌的“文眼”。“如何遣公子?高卧醉醺醺。”空虚的头脑与渺茫的希望让杜牧“醉”到了。不过这里的“醉”不是对美好事物的陶醉,而是一种对无奈的逃避,对困惑自我的安抚。消沉之中,我们可以看得出一个思想强硬者的无奈,也可以看出一位体质柔弱的诗人疲乏劳顿之时的可怜。

    杜牧在“并州”再次与酒相逢。也许上次是因为酒而“慕名”寻来,这次是为麻醉自己的情感而自斟自酌。还是哪句话,我们不能不说“酒”是人类情感最好的朋友。它可以让你尽情地享用自己的感悟,也可以帮助你抒发沉闷的胸怀。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哪个“愁人”不知酒!这次,是“酒”(应该说是杏花村的酒)让杜牧“消遣”了自己。

    诗中两次发问,无人相应。(孤独和寂寞该是其中味道。)正是这“问”让诗作生发出一种看不见的力量,一种引人深思发人深省的力量。化历史的悲哀于杯酒之内,融人生的体验在“醉卧”之中。这首《并州道中》虽然不能让我们感受到“清明时节雨纷纷”的情景美,但却是能让我们领略到“酒”对人生对社会的一种穿透力。这也是“酒文化”的一点内涵啊。

sxxhc.cn©版权所有  关于杏花村  免责条例  联系我们